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湖南海济招商加盟

咨询微信QQ 912565657 电话:18280411702

 
 
 

日志

 
 

朝鲜创造世界第一“团体操”  

2007-06-06 11:02:35|  分类: 文章选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型团体操表演“阿里郎” 

  朝鲜创造世界第一“团体操” 
  □ 文 记者/胡贲 

  罗马尼亚,捷克,苏联……和中国一样,朝鲜的团体操师承于这些东欧社会主义国家,但从没有任何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的团体操,可以做到如此复杂。 

  4月14日晚,朝鲜解除核武装的最后期限,也是朝鲜民族最重要的节日——4月15日“太阳节”的前夜,首都平壤一如既往地万人空巷,全平壤几乎所有适龄的青少年从平壤市区各个角落搭乘地铁、公交车、乃至徒步10多公里,抵达绫罗道5.1体育场,参加2007年度“阿里郎”大型团体操表演的首演式——这一10万人参与的人类目前最大规模的团体操表演,再次吸引世人目光。韩国综合卫星阿里郎2号在第一时间注意到平壤市内“市民的非常规大规模移动”,数千名获邀参加活动的各国祝贺使节团和世界级歌手、演员、杂技团也享受了平壤的春天。 

  团体操的前世今生 

  作为现代体操的一种,团体操起源于19世纪的欧洲,捷克的“雄鹰运动”被认为是现代团体操的鼻祖。当时,生活在捷克境内的斯拉夫人为了“强健民族的体魄”,“展现斯拉夫人的团结与强大”,创造了这种强调集体动作整齐划一,以展现青年人力量,勇气和团结的“体育与艺术”的统一。 
  团体操永远与年轻和强健紧密联系在一起。1975年6月24日14时,东德领袖昂纳克在捷克斯洛伐克首都布拉格观看了由20万人表演,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团体操后,自豪地分析道:“当‘他们’的年轻人在毒品和嬉皮士音乐中腐朽和堕落的时候,‘我们’的年轻人却展现出无比的朝气和高尚。今天的演出,深刻地体现出社会主义的朝气蓬勃。” 
  团体操是现代社会的产物,从出现伊始就一直是以某种政治隐喻的形式展现在人们面前。柏林大学研究东欧问题的专家Petr Roubal表示,“就好像身体本身是人类各个文化中最常见的、共通的、对生命的暗喻一样,团体操中所展现的无数身躯,也正说明了人们对集体认同的渴望和对领袖的尊敬。”   
  “雄鹰运动”将团体操作为一种社区体育项目向捷克全国的斯拉夫社区推广时,他们并没有想到,团体操将成为一种全新的政治语言。她所阐释的政治诉求简单而直接。在美国,身穿星条旗超短裙的女童子军们用体操传递着“美国梦”的认同;在战后的东德,是团体操让这个废墟中的国家重新紧密团结在总书记昂纳克同志的周围;斯堪的纳维亚国家的女权主义运动,甚至每一届奥运会的开幕式,团体操出现在每一个需要激起人们集体意识的场合。 
  冷战以后,大规模的团体操表演日渐式微,甚至在日本曾经极为普遍的公司职员集体广播体操都被放弃-10多位员工在课长的带领下在写字楼顶做团体操的经验,只停留在上一代日本人的脑海里。在中国,许多“单位”虽然每天早上还在播放“第八套广播体操”的音乐,但已经应者寥寥。团体操在中国的谢幕演出,可以追溯到1990年的亚运会,那些在看台上“翻画板”的小学生们如今都已成年,除了那张集体三等功的奖状,他们已经淡忘了那个曾经让他们晒脱一层皮的炎炎夏日:“整整一年啊,每个星期都有至少一天连续9个小时不能上厕所。”有人撰文回忆说。 
  但是,这个集体运动在朝鲜仍是方兴未艾。2002年,朝鲜第一次向全世界公开大型团体操表演“阿里郎”,现场观看的人们仿佛一夜回到了30年前。他们惊奇地发现,朝鲜人已经把团体操这一政治语言发展到巅峰。 
  罗马尼亚,捷克,苏联……和中国一样,朝鲜的团体操师承于这些东欧社会主义国家,但从没有任何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的团体操,可以做到如此复杂。 

  朝鲜的《阿里郎》 

  在金正日总书记的倡议和指导下,2002年《阿里郎》问世。作品由序场、终场和4个场(共13个景)组成,分别被冠以“檀君阿里郎”,“强盛复兴阿里郎”等章节名称。总计约10万名朝鲜著名的国际国内音乐大赛获奖者、青年学生、人民军军人、少年儿童参加演出。2002年的第一个演出季持续4个月,4万海外观众,500万朝鲜民众观看了这一巨型团体操。但是因为饥荒和国际社会封锁等原因,朝鲜以举国之力也无法保证每年能组织如此大规模的演出。本来计划每年都演的《阿里郎》在2003年,2004年都被取消,2005年重新上演两个月,2006年又被取消,直到今年才再一次恢复。 
  据悉,阿里郎每场观众为46万人,是演出场地五一体育场可容纳人数(15万)的1/3左右,也就是说演出人员为观众的两倍。与朝鲜的师傅东欧国家的大型团体操演出一样,阿里郎拥有约5万名儿童组成的“翻牌”队伍,主要负责在看台的一侧通过翻出手中不同颜色的画板以拼接出巨幅背景画。这项工作只能由儿童完成,因为儿童的体型较易于隐藏在画板之后,以利于整幅画面的美观。 
  另外5万名则为场内演员,被分为几组,替换上场。这一方面是因为没有人能在几小时的高强度表演中坚持下来,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在幕与幕之间交换时能减少等待。演员一般以青年和少年居多,青年人以集体舞蹈见长,而少年们则展现高难度的体操动作和大运动量的队形变幻。但也曾出现过怀抱婴儿的母亲、人民军战士训练战术动作等演出阵容。 
  场内演员一般也携带有可以拼接出巨幅画像的道具,在每个章节演出的结尾部分也会拼出巨画以配合背景,做出“造型”。2005年,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访问朝鲜时,就曾在演出结尾,看到了特地安排的、由2万名场内演员用不同颜色的鲜花摆出的中朝两国国旗的造型,而背景巨画则是“追昔抚今感怀深切,朝中友谊永如花开”的字样。 
  《阿里郎》演出同时也获得良好的经济效益。2002年的4个月演出,共吸引了海外观众2万人,门票收入就达1900万美元。2005年2个月演出的海外观众共计有外国人1万人和韩国人9000多人,一等席票每张150美元,次一些的门票价格也在80美元以上,单卖票收入就可达每场285万美元。 
  团体操《阿里郎》的最后节目是《强盛复兴阿里郎》。随着体育场内响起歌声“跟着将军的指引,主体强国一飞冲天。阿里郎,阿里郎,斯里斯里郎……太阳朝鲜逐渐强盛,尊严也随之上升,阿里郎,太阳朝鲜逐渐兴盛,人民安居乐业,阿里郎……”,朝鲜观众全体起立高唱金日成赞歌,海外观众席则爆发出一阵阵的欢呼声。相比起来,最为坐立不安的则是韩国观众,“统一祖国”是几乎每一个韩国观众的共同心声,但是要他们一起歌颂金日成将军是整个朝鲜半岛共同的领袖,则确实勉为其难。 

  艰苦的排练 

  如此大规模的演出,其排练的艰辛可想而知。但外界却很难知道排练的具体过程。据一些“逃北者”回忆,平壤的各个中小学学生都要参加各种形式的团体操活动,而《阿里郎》演员的挑选则是最严格的,除了政审之外,对于演员的形体素质也有着极其严谨的要求,“高矮胖瘦都有标准。” 
  一旦被选中,则要在一年的时间内“上午上课,下午排练”,到了接近演出之前的一个月,则完全停止上课,一遍又一遍地彩排:“一个人错了,全部都要重来。” 
  “最困难的部分就是一边做动作,一边变幻队形”,34岁的逃北者,中学教师虞姬顺(音)表示,舞蹈队在一年的时间里都要从下午一直排练到深夜,而且没有饭吃。一般会在夜里8点左右发放一次点心,主要是糖果和面包。由于朝鲜的孩子们很少有吃到糖果的机会,“所以尽管很饿,但是吃糖的时候大家还是很开心。”劈腿,反跟头筋斗,这些高难度的舞蹈动作不仅要在短时间内学会,还必须做到整齐划一,“同学们为此付出的心血难以衡量。” 
  相比起来,负责翻画板的同学则要锻炼忍耐能力,由于翻画板不能更换,所以那些坐在画板底下的小学生们在看台上一坐就是数个小时,而且只能携带一小瓶水,以减少排尿。但忍耐的时间还是太长了,很多人受不了直接在座位上“就地解决”,由于五一运动场的厕所容量有限,在演出的休息期间,演员们只能涌向看台的各个角落“解决问题”,演员侧的看台“常年弥漫着尿骚味。” 
  金婉(音)回忆说,最古怪的一次经历是某次重大演出前,一位负责翻牌的小学生刚好拉肚子,但是他因为负责“金日成头像的眼睛部分”,坚持在整个演出过程中不退出,于是一次又一次在座位上“拉稀”,而坐在他附近的同学也不得不忍受臭气熏天长达9个小时。此后,这位小学生因为“坚守革命岗位”而“荣立一等功”,在其周围的学生都来自同一学校,“学校荣立了集体二等功”。 
  在朝鲜,这样的各类团体操演出都将被记入档案,被称为“体育锻炼”,良好的“体育锻炼”记录将有助于大学入学的审查。而那些企图逃脱或者在团体操中表现不好的,有可能失去进入大学的资格。 

  奢侈的演出 

  尽管已经有上万名外国人观看过《阿里郎》演出,但朝鲜方面一直拒绝外国媒体现场直播或者采访阿里郎的请求。据韩国联合通讯社此前报道,朝鲜曾于今年3月表示,允许美国和日本记者采访《阿里郎》演出,但却于4月4日通过募集代理人向外国记者发送的E-mail中表示,根据内部情况,拒绝美国和日本记者采访。 
  《阿里郎》演员在接受惟一获准采访的凤凰卫视记者采访时说:《阿里郎》不仅是文艺表演,我们也要借此显示,金日成同志团结那些希望早日实现祖国统一的全体人民的决心和力量。” 
  除了担负对外宣传的任务以外,更有人怀疑当朝鲜经济形势得到缓解的时候,《阿里郎》是一个很好的获得“硬通货”的渠道。 
  演出所需经费究竟多少,由于朝鲜体制的特性很难算清楚,而据许多“逃北者”回忆表明,至少在演员成本上,朝鲜当局一分钱没有花,“全是义务劳动”,但总体收入还可推算,因为朝鲜居民免费观看,韩国人、外侨及外国人购票观看。 
  据报道,朝鲜的《阿里郎》邀请与接待委员会”负责向全世界的一些指定旅行社发出邀请函,再由这些旅行社在莫斯科、北京、斯德哥尔摩等城市召集国际游客。常规的演出,每场的外国观众在500人左右。而一些重要的担外交、政治任务的演出,则不安排游客和记者采访,只接待“国际友人”。 
  2005年,朝鲜通过韩国的对朝支援团体等召集《阿里郎》演出参观者。部分团体还从朝鲜接到“希望召集相当于一架飞机乘客数量的参观者送到朝鲜”的请求,而美国公民申请观看《阿里郎》表演的申请也被第一次同意。 
  朝鲜为准备约有10万人出演的《阿里郎》,从数月前就开始投入巨大的人力和物力。2002年举办《阿里郎》演出时,朝鲜当局大量进口演出所必需的学生统一服装、食品等活动用消费资料和观光客便利用品等。 
  同时,从4月15日开始,数百万朝鲜居民将被动员一个月。不仅平壤市民,周边居民也要轮番观看《阿里郎》,居民所在企业或工厂的生产活动肯定会受到影响。 
  2002年由于大力推进《阿里郎》演出,朝鲜产业部门的生产活动受影响,多数工厂和企业无法进行正常运营。据朝鲜统一部的资料,当年完成生产计划的朝鲜工厂和企业总数为63个,比2001年同期减少了36%。 
  来源:《凤凰周刊》2007年第13期总第254期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