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湖南海济招商加盟

咨询微信QQ 912565657 电话:18280411702

 
 
 

日志

 
 

一个人的政党  

2007-07-04 17:58:33|  分类: 文章选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人的政党 
  “因为我信仰社会主义”
 
  我们肯定会成功,因为社会主义是正确的。社会主义在苏联等国的失败,只是因为那些国家的生产力太落后,生产规模太小,太分散,几乎是在物物交换的基础上想建设社会主义,所以失败了。 

  最左的政党 

  日本7月的参院选举,安倍晋三的自民党将面临民主党的挑战,这也关系到安倍本人的政治命运。 
  在这场政治大戏中,很少人注意到一个叫“新社会党”的“政治团体”,该党是日本最左翼的党派。 
  1993年,原社会党参加细川护熙组成的非自民党联合政权成为执政党一员,不得不修改一直坚持的自卫队为限,反对日美安全条约,反对小选举区制度,反对原子能发电的政策,引起党内左右派的对立。 
  日本社会党本是个十分复杂的政党,有名叫“社会主义协会”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最左派,有主张修正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社会民主主义左派,还有主张民主社会主义的中间派,也有主张社会民主主义的右派。1995年社会党内最左翼的2名众议员和3名参议员向社会党提出退党申请。社会党(当时已改名为“社会民主党”)没同意他们的退党申请,而是将他们开除出党。 
  1996年1月1日被社会民主党开除的这5名国会议员结成一个“新社会党”。在政治政策上主张维护日本和平宪法,非武装中立,反对日美安全条约;在经济政策上主张社会主义经济,批判社会民主主义是“在资本主义的框架内以垄断资本主义的支配为前提而容忍行使军事力量”。基本上继承了社会党内的“工农派马克思主义”,其思想理论来自原社会党左派的“社会主义协会”。目的是“建立社会主义国家而不是保护资本主义的福利国家”。 
  新社会党的主张未受选民的认可,尤其是对福利国家的看法令选民敬而远之,故在1996年的众议院选举和1998年的参议院选举,新社会党失去了众参两院的全部议席,从“政党”降格成“政治团体”。 
  根据日本《政治资金规正法》和《政党助成法》,政党的定义是在议会有5个以上议席或是在最近的国会选举中全国共计得票率超过2%的政治团体。以此标准,日本仅有8个政党达标。未达标者,自动降格为“政治团体”。 
  新社会党就是个政党未达标的政治团体。因为曾经有过2名众议员,它现在在众参两院没有议席,而且从2001年参议院选举开始它的得票率就一直不满1%。 

  女政治活动家 

  现代日本几乎是个全民对政治无兴趣的国家。各个政党的政见讨论会上大家互相以“桑”称之,——“桑”在日语中除了被作为人称之外,还可用来称呼对手公司,比如索尼公司称呼松下电器就是“松下桑”。政治活动中使用这种称呼,意味政治只是一种买卖,商业活动而已。 
  但新社会党的中年党员菊池真千子却一直坚持着她充满理想主义色彩的政治信念。为此,她丢掉了工作。 
  菊地真千子毕业于国立神户大学的教育学部,曾长期在一家银行工作。良好的教育和优越的岗位,是一般日本人心目中梦寐以求的社会精英。可菊地女士12年前就放弃这一切,投身左翼政治活动。 
  菊地女士大学时就参加学生运动,并因此没拿到“教员免许”。——日本的教师职业是一种需要执照的资格,这种执照叫“教员免许”。 
  菊地女士的先生和她是同届的理学部同学,专攻物理。受先生影响,菊地女士开始读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书籍。她认为一个理想的社会首先应是公正的社会,而当时的日本社会虽处在高度经济增长期,国民收入普遍增加,但成长恩惠并未均匀地分配给国民,最大的部分进了极小一部分垄断资本的口袋。 
  国立大学毕业,菊地就受雇于一家规模中等的银行,丈夫则成为职业工会活动家,在“自治体劳动组合”工作。 
  “自劳组”是一个日本各级政府机关工作人员的工会,加上菊地在银行工作,一家人收入颇丰而且相当稳定,应该说菊地家属于比较靠上的真正中产阶层。 
  但菊地总觉得人活着还该为社会进步做点什么。从1980年代中期开始,日本开始有右翼的声音为历史翻案。菊地女士参加了一个学习班,每周集合一次,学习内容是日本、韩国和中国的女性史。资料是自己到处找来,也请有战争经历的长辈们来谈战争体验,还历史真面目。 
  菊地认为让日本人听到她们的声音是对祖国,对同胞的责任。她们要大声说话,要参加竞选,让更多日本人听到她们,让日本人认识到现在的日本其实是一个很不公平的社会,让大家行动起来,实现一个公平的社会。 

 
  坚韧的马克思主义者 
  日本是一个实行普选制的民主国家,中央和地方的政府首脑和议会议员都经选举产生。但除了年龄这个对大家都平等的障碍以外,还存在许多看不见的隐性障碍。 
  比如,一要参选首先就得从公司辞职。除了公司为自己所有的老板外,没有私营公司肯接受一个成天忙于竞选,在籍而不来上班的员工,而国营公司则不能参加选举,因为有假公济私的嫌疑。 
  第二个障碍是金钱,这还不是租用办公室,印刷选举广告,动员拉拉队帮喊口号等选举费用,而是到选举委员会登记时,首先就要交一笔钱。此举据说是为防止胡乱参选以提高知名度。日本有条很怪的制度:烘托金制度。即参选人首先得交一笔钱给选举委员会请其代为保管,选上了原封不动退还,如果没选上而且选票低于一定比例则这笔钱被选举委员会没收。没收点一般定在有效票总数除以议席总数得到的每议席平均票数的1/10。 
  这种制度是英国人发明的,至今在英国和英联邦国家还保有这种制度。但是,日本的烘托金是这些国家中最高的。参议员的烘托金是600万日元,众议员是300万日元,一个中小城市的市议员也要30万日元,像神户这种大城市的市议员则要50万日元。 
  1995年菊地真千子女士从新社会党出马,参加神户市议会选举。选举口号是:“停止修建神户空港,把钱用到震灾复兴上去”。 
  她失败了,败的很惨。50万烘托金被没收,菊地女士从一个银行白领成了一个没有工作的家庭妇女。 
  12年过后,菊地淡定地说:“不后悔,总有些事情要有人做。大家都不做,这个社会就永远不会进步。但是我不会再出马去参加竞选了。” 
  “因为通过选举,发现自己没有拉选票的才能,新社会党在神户各个区都有候选人,有人选上了。在没有选上的人里也是我的得票最少,所以我不适合于直接出马选举。” 
  “家里也出不起那么多钱了,我没了正式工作,子女的教育费用越来越需要钱,从经济上也无法再出马了,只能帮着别人吆喝。” 
  菊地对继续从事政治活动非常坚定:“我们的研究会坚持了十几年,现在人越来越多,我相信我们的声音会越来越大。” 
  当有人问她:“你认为你们失败的原因在哪里?你们有成功的可能吗?” 
  菊地笑了:“其实这个问题我们自己就反复讨论过。左翼运动在60年代初期在日本能够组织上千万人上街游行,现在为什么处于如此低潮? 
  这里面有个恶性循环:我们反对的就是不平等和拉大社会差距,而在新社会党独立的时候正好是日本泡沫经济崩溃,社会差距被拉大的时候。人们的生活压力越来越大,没有闲暇过问政治,而自民党又正好利用人们受到的这种压力来制定种种进一步拉大差距的政策,使得社会底层和年轻人更加贫穷,而这部分人本来应该是我们的主要支持力量。 
  只要自民党坚持现在的政策,到了某个拐点,人们会认识到我们的,我们肯定会成功,因为社会主义是正确的。社会主义在苏联等国的失败,只是因为那些国家的生产力太落后,生产规模太小,太分散,几乎是在物物交换的基础上想建设社会主义,所以失败了。日本不一样,日本有高度集中的生产和发达的流通手段,只要大家能够达成共识,我相信马克思预言过的社会主义会在日本实现。” 
 
  □ 文 特约撰稿员/俞天任 


来源:《凤凰周刊》2007年第19期总第260期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