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湖南海济招商加盟

咨询微信QQ 912565657 电话:18280411702

 
 
 

日志

 
 

“和平的路是爱情的路”  

2008-01-29 12:09:27|  分类: 文章选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和平的路是爱情的路” 
  2007年诺贝尔和平奖现场 

 
    □ 文特约撰稿员/夏榆(发自奥斯陆) 

  “这是一次全球性的紧急状态,我们如同坐在一枚定时炸弹上,必须尽快行动,阻止浩劫。” 


  北欧的冬季之夜寒冷、深邃而漫长,夜色中的奥斯陆则瑰丽而奇异。 
  2007年12月10日夜,奥斯陆的民众手持点燃的火把穿过卡尔约翰大街游行。 
  推着婴儿车的妇女、怀抱幼子的男人、纯真的少女、秀美的少年、慈祥的老人,他们手举自制的纸火把,从千米之外的广场出发,沿着卡尔约翰大街行进。 
  天空飘着细雨,而长街覆盖着尚未消融的积雪。两名骑着高头大马的骑警在前,两名骑摩托车的警察随后,由3名印度鼓手率领,游行队伍蜿蜒数千米,燃烧的火把如火龙般横贯长街。 
  手持火把游行,向诺贝尔和平奖得主致敬是挪威100年来的传统。 
  卡尔约翰大街的“大旅馆”自1874年建起,在100多年里是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的下榻之处。 
  2007年度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美国前副总统阿尔·戈尔与IPPC(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家小组)主席巴乔里下榻在“大旅馆”二楼。游行队伍行至“大旅馆”前停下,鼓手击鼓舞蹈,游行的民众以欢呼之声等待在旅馆二楼临街包厢的戈尔和巴乔里出现。驻守在宾馆其他房间的摄影记者,把重炮般的长镜头对准二楼的包厢,他们静候着阳台门的打开。 
  晚20时整,戈尔和巴乔里出现在阳台上,身边是他们的伴侣。他们微笑着向等候在长街的民众挥手致意,伫立长街的民众以激越的鼓声和热情的舞蹈,向他们致敬。 

  “难以忽视的真相” 
  奥斯陆时间2007年12月10日下午1时整,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典礼在挪威市政厅举行。进入市政厅要提前一小时,来自世界各国的政要和来自世界各地的新闻记者们守候在青铜制作的大门外,分批而入。 
  12时40分,市政大厅楼顶4吨重的大钟敲响,钟声响彻奥斯陆城市上空。 
  挪威首相、国王和王储以及来自社会各界的政要前来出席颁奖典礼。4名身穿传统皇家礼服的乐手肃然而立,他们站在市政大厅通向二楼的阶梯吹起礼宾曲,阿尔·戈尔、巴乔里和他们的夫人踏上红色地毯,在嘉宾的掌声中走进市政大厅。 
  他们和挪威诺贝尔委员会主席奥勒·丹博尔特·姆乔斯及秘书长基尔·伦德斯诺德面向观众坐在主席台侧。与他们相对一侧的是表演区,来自欧美及挪威本国的著名音乐人以他们技艺精湛的节目为颁奖典礼助兴。 
  “今天,我来这里,是带着一个使命的。我希望我能更有效更迅速地说服听众,以完成我的使命。”戈尔站在挪威市政大厅的主席台上发表获奖演说。他身后的窗外是暗下来的天色,远处覆盖着积雪的山峦,海岸、泊在峡湾的远洋邮轮,油轮上升起的桅杆。 
  主席台上的戈尔,身材挺拔魁梧,一身黑色西服,白衬衣,蓝色领带,声音浑厚而有磁性,演讲感性而亲和。 
  “7年以前,我写下我自己的政治讣告,作出了当时看来纵使不算不成熟,却也是痛苦而错误的决定。但法院的裁定同样带来了一份珍贵而苦涩的礼物,给了我一个机会,一个寻找新的道路来完成我的既定使命的机会。始料未及的是,那条道路把我带到了这里。即便到了现在,我仍然担心我的言辞赶不上变化,只求意思能够清楚,在这个备受尊敬的场合下,启迪那些听见的人,让他们能说出:‘我们必须行动了。’” 
  戈尔的演说不时被掌声所打断,在他结束演说回到座位时掌声依然不断,戈尔起立手抚胸,鞠躬致谢。 
  戈尔受到欢迎并不出人意料。挪威诺贝尔委员会主席奥勒·丹博尔特·姆乔斯在颁奖典礼开始时致辞说:“和平的路是爱情的路。当IPCC为人们了解气候变化奠定了科学基础的时候,戈尔尽其努力,为人们采取政治措施来应对气候变化而奔走,进入挪威诺贝尔委员会的视野。戈尔是沟通的大师,他把消息传遍了全世界。” 
  2000年戈尔竞选总统失利丢掉工作,但他同时也获得新的机会——以非政治的立场,从保护环境的角度关注全球变暖给人类带来巨大危害。戈尔通过他的电影和书籍不断提醒世人,只有10年时间挽救全球变暖危机。他援引了大量的事实,他的视野从浩瀚星球到广袤极地,从辽阔海洋到荒漠冰川,从热浪袭击到陆地沉陷。 
  《难以忽视的真相》被看成是戈尔对世界的警示。这部高居《纽约时报》亚马逊图书排行榜的畅销书,使戈尔赢得2006年美国“羽笔奖”图书大奖。同名影片获奥斯卡金像奖最佳纪录片和最佳音乐奖。因为《难以忽视的真相》,也因为长久以来的杰出贡献,戈尔与IPCC主席巴乔里共同分享2007年度诺贝尔和平奖。 
  “那些旱灾、海啸、热浪不再是新闻,它们会一而再再而三地不断降临,而且愈演愈烈。”戈尔说:“这是一次全球性的紧急状态,我们如同坐在一枚定时炸弹上面,必须尽快行动,阻止浩劫。” 

  “总有人不相信真理” 
  戈尔和巴乔里到达挪威的4天里在奥斯陆掀起狂飙。 
  卡尔约翰大街两侧的灯柱,沿街悬挂着印有金色诺贝尔肖像的白色丝绸布幔,驻扎在“大旅馆”七楼的外交部新闻中心,有来自世界各地的通讯社不断把消息发往世界各地。 
  戈尔和巴乔里应邀出席各种集会,成千上万的民众聚集在街上,争睹戈尔和巴乔里的风采。奥斯陆时间12月11日晚19时30分,“诺贝尔和平之夜”音乐会在挪威国家大剧院举行。 
  坐在剧场中部看台诺贝尔和平奖得主专席的戈尔和巴乔里也在击掌舞动,戈尔随着艾索瑞尔的音乐节奏摇摆,他的身边是他的妻子蒂帕。在观众的欢呼声中,戈尔和巴乔里穿过观众席的过道走上舞台,戈尔发表了他充满感性的演讲。他在开始引用狄更斯《双城记》中的一段话说: 
  “这是最美好的时代,这是最糟糕的时代。我们的地球现在也是这样。” 
  “这个世界有足够的资源来满足每个人的需要,但却不能满足每个人的贪婪。” 
  在“和平之夜”音乐会上,站在戈尔身边留着灰白胡子的印度人巴乔里,面向观众发表他的感言。和戈尔的意气风发不同,巴乔里态度谦逊。他的面色黛黑,头发灰白,长须灰白,他身穿黑色上衣、白色长裤,黑色的西服口袋插着绿色的绸绢。 
  主持人汤米·李·琼斯采访巴乔里:“巴乔里先生,如您的报告所说,我们已经发现了真理。但也有一部分科学家持怀疑态度,我们应该如何说服他们呢?” 
  巴乔里说:“总有一些顽固派、硬脖子不相信真理。” 
  巴乔里1940年8月20日生于印度的奈尼塔尔,他在美国的罗利市北卡罗来纳州立大学完成学业,在1972年获得工业工程硕士,以及工业工程博士和经济学博士,他先后在美国和印度多所大学任教,其中包括耶鲁大学的林业学和环境学。他曾经是世界银行的专职科研人员。 
  1994年到1999年之间,他是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的能源和自然资源可持续管理行政顾问。为了表彰巴乔里在环境领域作出的杰出贡献,印度总理在2001年1月授予他“印度公民荣誉奖”,这是印度授予公民的最高荣誉之一。他还被法国政府授予2006年“法国荣誉军团勋章”。 
  由巴乔里担任主席的IPCC,是一个独立的实体。气候变化专家小组由联合国环境计划(UNEP)和世界气象组织(WMO)创建,成立于1988年,IPCC来自全世界的科学家共同参与到旨在评估气候变暖的进程中,从气候变暖的程度、原因、后果和应对措施等方面进行研究。 
  目前有超过130个国家、450名作家、800名捐助者,还有2500名科学家都参与听证会。气候变化研究已经是一个全球性项目,越来越多的科学家就气候变暖可能带来的严重后果达成一致。在20世纪80年代的时候,气候变暖可以被视为有趣的假说,但到了90年代,气候变暖就是证据确凿的事实了。 

  “寻访世界危机之旅” 
  戈尔引述一句非洲古谚表达自己对全球气候危机所持的态度和立场:“想走得快,自己动身;要走得远,团结而行。我们需要走得远,而且要快。” 
  戈尔表示,他的讲述全球变暖的经历就像一次旅行,它既是精神之旅,又是现实之旅。儿子阿伯特幼年时遭遇的严重事故,是改变戈尔人生道路的一个契机。 
  1989年4月,戈尔和夫人蒂帕带着儿子去观看在巴尔的摩举行的棒球开季赛。离开运动场的时候,发生了一场毫无征兆的车祸。儿子挣脱戈尔的手,到达快车道的时候,一辆车疾速而过,撞上了儿子。 
  戈尔目睹了天下父母都难以承受的一幕:随着一声恐怖的巨响,儿子被撞到半空,接着落到30英尺以外的人行道上,他的身体擦着地面不断滑行,直至最终停下,一动不动。 
  戈尔跟妻子在医院守护儿子一个月,最终万幸的是阿伯特全身打着石膏回到了家里。戈尔的3个女儿日夜不停地照顾他,几个月的疗养后,阿伯特康复了。 
  儿子的事故代表着戈尔生命的转折点,儿子的事故打乱了戈尔的生活节奏,在那段苦难的时光里,戈尔开始重新思考一切。 
  阿伯特康复期间,戈尔开始写自己的第一本书《濒临失衡的地球:生态与人类精神》,并开始准备第一版的幻灯片展示。 
  1992年,《濒临失衡的地球》出版,该书提出一个全球性马歇尔计划以保护生物圈,成为美国的畅销书。戈尔同时竞选上了副总统一职,一干就是8年,作为克林顿-戈尔政府的成员,戈尔有机会得以采取一系列新政来应对气候危机。 
  1997年,戈尔协助在日本京都举行的会谈取得突破性的进展。此次,全世界共同起草了一个奠基式的议定书来控制全球温室效应——《京都议定书》。但是当戈尔回到美国时,却为争取参议院对该议定书的支持而陷入一场不断升级的斗争。在呼唤世人勇于面对真相的道路上,这次失败的遭遇仅仅是一个开始。 
  然而失败并没能改变戈尔为自己确定的道路。在探访世界危机之旅的途中,戈尔去了许多常人难以到达的地方,甚至这个星球的边缘地带。 
  戈尔在他的完成于2006年的著作《难以忽视的真相》中说:“不同于其它形式的污染,二氧化碳无色,无味,无嗅——这更加掩盖了气候危机的真相,人们眼不见,自然就不劳心了。气候变暖带来的全球性灾难的威胁,是前所未有的,而我们通常会把“前所未有”跟“不太可能”搞混。更有甚者,我们发现,要开展在现在看来有必要的大规模行动,是不容易的。” 
  “当巨大而有震撼力的真相使人感到不安的时候,整个社会都会努力试图把它遗忘。但正如乔治·奥威尔所说,虚假的信仰迟早要与坚实的真相产生碰撞,而且通常是在战场上。” 

  “矿井里的金丝雀” 
  挪威诺贝尔委员会主席奥勒·丹博尔特·姆乔斯在和戈尔、巴乔里出席市政厅青少年联欢活动时说:“和平奖的路是爱情的路。2007年的诺贝尔和平奖是跟我们每个人都相关的和平奖,以前我们有过政治家获奖,有过激进主义者和人权活动家获奖,他们都在努力争取一部分的理想。这一次的和平奖不同,它关注的是我们全部的世界、我们的星球和我们赖以生存的环境。它和我们每个人都息息相关。” 
  姆乔斯引述1984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图图大主教在2007年世界环境日的讲话说:“置气候变暖的挑战于不顾,就是犯罪。这就是渎神。这是罪孽。这脆弱而美丽的星球就命悬我们之手。我们是神创造的万物的守护者。” 
  罗尼·汤普森是美国俄亥俄州大学的冰川研究学者。2000年,他屹立于乞力马扎罗山之巅,指着身边矗立的一块残冰向世人预测:乞力马扎罗山的雪在10年之内将不复存在。 
  喜马拉雅冰川群,坐落于青藏高原,是受全球变暖影响最大的地区之一。它的含冰量是阿尔卑斯山脉的100倍。作为亚洲七大水系的发源地,该冰川群为世界上40%的人口提供了一半以上的饮用水。而半个世纪以内,世界上达40%的人口将可能面临一个非常严重的饮用水短缺危机。 
  挪威著名的女探险家丽维·阿尼申,看见过南极洲的冰架的破裂。2007年12月9日清晨,戈尔和巴乔里到达奥斯陆的时候,丽维·阿尼申要离开奥斯陆去巴黎。阿尼申为未能见到戈尔和巴乔里遗憾。 
  其时她正开着越野车来到位于奥斯陆远郊的斯迪恩农庄接受笔者的访问。农庄已有300年的历史,被积雪覆盖着空旷而荒寂。身材高挑的阿尼申穿着红色的滑雪服,蓝色的运动裤,黑色运动鞋。阿尼申头上缠着蓝花的丝绸巾,她的双腿颀长,走路的时候右腿有些吃力,因为在极地探险中被冻伤而被截掉右脚拇趾。 
  2001年2月,50岁的挪威人丽维·阿尼申和48岁的美国女教师安·班克罗芙特结伴,用她们的双脚穿越了南极大陆。她俩或是步行,或是滑雪,或是在冰上使用风帆,在97天里,她们拖着250磅重、6英尺长的供给雪橇行进了1700英里。从毛德皇后地经极心(点)再到罗斯冰缘边界,阿尼申和班克罗芙特完成了第一次由妇女来完成的壮举,成为妇女横跨南极的穿越之旅的历史创造者。 
  17世纪,英国人将金丝雀放到矿井里检测矿井里空气的质量。如果金丝雀死了,表示矿井里的空气已达到可使人中毒的水平。地球上,有两个地方可以称为是“煤矿里的金丝雀”。一个是北极,另一个则是南极洲——地球上至今发现的最大冰层。 
  可怕的变暖趋势正在影响南极洲。南极半岛两侧海岸冰架的崩塌将成为我们得到的预警之一。崩塌将从半岛的最北边开始,慢慢向南拓展,冰架将不断破裂。 
  在1700英里的行程中,阿尼申和班克罗芙特要冒严寒(一般都在华氏零下35度以下)、过冰隙,不屈不挠地往前走。其中有让她们难以忍受的事故伤痛,也有掉进冰隙里九死一生的经历。 
  “在奥斯陆临近我的小木屋的森林中穿行,在穿过国土的峡湾中以独木舟划行,我感受到了壮丽和一种深层的与天地相贯的灵魂之静。我不是宗教信仰者,却感受得到与宗教信仰者所描述的一致的意境:万物有灵,令人敬畏。”阿尼申表达她面对自然山川的感觉。 
  现在阿尼申等待着她脚趾恢复,以继续极地计划。在能够再去寒冷极地工作以前,阿尼申接受联合国难民署的工作,2007年10月她以善心大使身份去过肯尼亚,在肯尼亚有一个难民营,那里有17万难民需要慈善服务。 
  阿尼申新的梦想是,2011年再访南极。2011年正好是挪威另一位探险家罗尔德·阿蒙森征服南极100周年纪念,阿尼申想要组织一支女性科学家南极考察队,跟她们一起滑雪重走罗尔德·阿蒙森的路。 
  然而,戈尔自《难以忽视的真相》呈现的南极冰川群的现状令阿尼申忧虑:正在融化的冰块给北极熊等生物带来了噩耗。一项新的科学研究表明:历史上第一次发生大量北极熊溺死事件,这样的死亡现象在过去很少见。但现在,这些北极熊发现它们要游很长的距离才能从一块浮冰到另一块浮冰上。在某些地方,冰块的边缘离岸边远达3040英里。 
  站在世界的顶端看这大片而开阔的海洋,这曾经被冰块覆盖的大海意义何在? 
  答案是:我们应该深切地关注它,因为它将带来严重的全球温室效应。 
  (本文写作中得到朱力安的友情协助,在此致谢) 

来源:2008年第2期  总第279期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