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湖南海济招商加盟

咨询微信QQ 912565657 电话:18280411702

 
 
 

日志

 
 

阜阳贪腐“后遗症”  

2008-05-09 13:48:37|  分类: 文章选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文/记者 周宇

                                                 安徽原副省长王怀忠等人的赃物被公开拍卖。
  在经历了数起贪腐调查,众多官员因买官卖官落马之后,人事,似乎依然是阜阳市的大问题,贪腐给这座城市留下的“后遗症”仍未消除。
  2008年4月8日的一则新闻令朱锦忠(化名)稍感释怀。此前,身为安徽省政协委员的朱经历了一场尴尬。1月28日在合肥参加安徽省政协会议时,其他地市代表曾经很惊讶地询问朱锦忠:“阜阳怎么把刘士强选上来了?”
63岁的朱锦忠已经在阜阳政界工作超过20年,这一问题令其颇为难堪。
  刘士强曾因向安徽省原副省长王怀忠行贿20万元,被写进王怀忠的判决书,但几年后刘被阜阳市推选为省政协常委。
  4月8日的那条新闻是,阜阳市两名县级法院院长何涛、李松涛因为媒体报道其行贿事实而被免职。
  此前,这两人和刘士强一样,在阜阳落马贪官的判决书中的身份是行贿者,却一度仕途依旧。
  何、李、刘3人被认为是阜阳10年来贪腐势力“后遗症”的一部分。他们中多数是官员,都曾向落马贪官行贿以谋取各种职位。如今,这些人中的大多数仍活跃于阜阳官场,成为当地民众心中解不开的结。
  更为麻烦的是,他们的数量过于庞大,超过了1100人。
  ■行贿者的两种命运■
  何涛、李松涛2人被免职缘于大陆《中国青年报》的一篇报道。
  报道称,2007年1月阜阳中院院长腐败窝案主角之一刘家义的一审刑事判决书中写明,刘曾14次收受时任阜阳中院经济二庭副庭长的何涛人民币3.2万元。而窝案中另一主角张自民亦被查明也曾收受何涛贿赂。上述判决书显示,李松涛的行贿次数和金额与何涛类似。
  何涛、李松涛行贿的事实已被当做反腐教材,详细记载在安徽省政法委编撰的《社会主义法制理念教育》一书第89页。
  但在2007年3月换届选举中,何涛、李松涛却分别连任界首法院和颍上法院院长。判决书以及成为反面教材均未威胁两人仕途。
  直至2008年3月底被媒体曝光,两人的命运才发生转折。2008年4月10日,界首市、颍上县分别召开人大常委会,接受二人辞去法院院长职务的申请,调离司法岗位。阜阳司法人士称,二人可能的去向是阜阳市民政局。
  与何涛、李松涛相比,现阜阳市政府法制办副主任徐虎就幸运了许多。同一份判决书中称,1997年12月,时任阜阳市中院经济庭副庭长的徐虎经刘家义推荐,被任命为临泉县法院院长。徐虎为表示感谢和以后能调回中院工作,先后17次共送给刘家义3.2万元及家俱一套。
  但判决书同样没有影响徐虎的仕途。2007年2月,徐虎被任命为阜阳市政府法制办副主任、党组成员。由于此前未被媒体点名,徐虎躲过了如何涛、李松涛同样的命运。
  与上述3人相比,行贿更多的刘士强则更是步步高升。曾经是阜阳白金汉宫大酒店董事长的刘虽非阜阳政府官员,但与王怀忠关系密切。
  最高人民法院刑事裁定书[2004]刑复字第15号称:“1996年下半年至1999年1月,被告人王怀忠利用担任中共阜阳市委书记的职务便利,主持召开阜阳市有关部门负责人参加的协调会,为阜阳市白金汉宫大酒店有限公司解决扩建白金汉宫大酒店过程中遇到的拆迁问题,并先后两次要求安徽省信托投资公司阜阳办事处为白金汉宫大酒店解决建设资金共计人民币320万元。1999年8月,王怀忠收受该公司董事长刘士强人民币20万元。”
  王怀忠案之后,刘士强在阜阳政界依然游刃有余。2006年,刘成为阜阳市第三届政协常委。第二年,刘成为安徽省政协委员。2008年1月,阜阳市委上报安徽省政协十届一次会议,推选刘士强为省政协常委。
  刘被推选令阜阳众多政协委员震惊。来到省政协会场后朱锦忠发现,众多外地政协委员对阜阳推选一名众所周知的行贿者感到难以理解。朱说,他能看出其他地区的政协委员对阜阳委员满脸的不信任。
  安徽省委亦对此持有不同意见。据一位来自安徽省政协的人士透露,在约谈多名阜阳籍政协委员后,主管政协换届工作的省委高层领导曾先后2次致电阜阳市委,要求对方另报人选。但阜阳市最终坚持了自己的决定。
  2008年1月30日,安徽省政协十届一次会议闭幕,刘成功当选省政协常委。
  朱锦忠认为阜阳显然尚未跳出上世纪80年代以来逐渐形成的怪圈。
  ■被承袭的腐败■
  1983年,大陆开始大规模机构改革。此时的朱锦忠已经看到人事腐败的苗头:一些同事提着几瓶白酒或是一篮鸡蛋去领导家。几趟下来,一个副局长的位置就到手了。
  朱锦忠认为,这一时期,有一些“不该被提拔的干部”得到了重用,以至为多年以后的阜阳官场埋下后患。
  1989年3月,王昭耀由安徽宿县地委书记调任阜阳地委书记,王怀忠任常务副专员。王昭耀被公认为阜阳官场卖官风气的始作俑者,其继任者王怀忠则继承和强化了这种卖官之风。
  曾在王怀忠身边工作的朱锦忠回忆,1997年,王怀忠一次性提拔400多名县级干部,他们被从机关、乡镇就地拔升,安排到各县、市、区的重要部门。
  “奇迹”不停地在朱锦忠身边上演。一名警察向朱打听一位副市长的住处,一周后,该警察当上了公安局副局长。朱的一位杜姓下属在2年内得到5个重用文件,迅速成为他的上级。
  一位阜阳市的副市长曾开导朱锦忠说:“人家老杜前几天又去王书记(王怀忠)家了,你借钱也得去送啊。”
  朱称他从未借钱送过礼,代价是在副处的级别上干了10余年,从未被提拔。
  另一被认为付出代价的官员是姚景源。时任阜阳市长的姚曾多次抵制王昭耀、王怀忠等人的突击提拔。王怀忠曾两次提名一倪姓官员为阜阳市公安局局长,都遭到了姚景源的反对。
  这位倪姓官员来自阜阳官场众多庞大家族之一的倪氏家族。倪家共有兄弟9人在阜阳担任土地局长、检察长、派出所长等职。王怀忠落马后,倪家有4名官员先后落马,倪本人则提前退休。
  姚当时的坚持并未赢得当地官场的支持,当地官场也曾经因此流传“宁要贪污犯,不要大笨蛋”的说法。姚被认为是个“大笨蛋”。
  1999年,王怀忠升任安徽省副省长之后,姚未能成为阜阳市委书记。2002年,姚回到北京,后任国家统计局首席经济学家、新闻发言人。
  姚离开阜阳时拒绝了当地有关方面安排的欢送宴席,悄悄登上了回北京的火车。
  王怀忠大规模提拔干部时,调任安徽省委副书记的王昭耀也未放弃阜阳官场,并在受贿后提拔了一个后来改变整个阜阳法院系统命运的人:尚军。
  尚军最早是太和县的一名普通女警察,1984年调入太和县法院任副院长,1992年升任阜阳中院副院长。
  1995年,尚军参与竞选阜阳中级人民法院院长。组织部门为此进行了长达半个月的考察,并向阜阳中院副科级以上干部、各县正副院长超过200人征求意见。
  尚只得到200余人中17人支持,老院长吴珍明则得到了85%的支持率。另有12名基层法院院长到阜阳地委集体要求推举吴珍明为院长。
  但尚军最终赢得了选举。
  ■被影响的年轻人■
  尚军的上任改变了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的政治生态,这种政治生态显然刺激了法院里的年轻人,包括徐虎、李松涛和何涛。3人最终选择通过贿赂领导来谋取职务,并将名字留在受贿者的判决书上。
  “在当时的大环境下,风气不好,所以犯了错误。逢年过节大家都去,你不去,领导会对你有意见。”何涛事后曾向大陆媒体解释。
  吴珍明则对徐、李、何的际遇颇为惋惜:3人均为副庭长,也都是该院公认的业务骨干。“3个年轻人本质都不坏,只是大环境太差,”吴珍明说,“中院领导曾经认真考虑过培养他们当庭长甚至副院长。”
  “大环境”显然不利于他们的发展:2005年后,阜阳中院3任院长,两名副院长,10余名庭长、副庭长涉嫌受贿被判刑。徐、李、何3人几乎找不到不受贿的上司。
  朱锦忠一直痛恨贪官言行对年轻官员心理的影响,至今对王怀忠在众多会议上的恶劣言论耿耿于怀。
  “送礼得会送,要送一把手,其他人做不了主,送了有什么用呢?”朱称自己曾经亲耳听王怀忠这么说。王还说:“过节时老有人提着鸡往领导家跑,鸡啊屎这么脏,你们就不能换个方式送吗?”
  详情请见:2008年第14期 总第291期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